当前位置:首页 > 领导 > 正文

火车头退出折射青训困局 青训补偿费用难以落实

2018-05-08 12:40:02   来源:   

  

  近日,获得2016赛季中乙联赛北区第7名的京铁火车头俱乐部(原天津火车头)官方宣布退出明年中乙联赛,未来将进行改制专攻青训。对于这家有着66年历史的足坛青训老字号招牌退出国内职业足球舞台的原因,俱乐部总经理曹友给出的答案简单而刺骨,“经营困难”。在国内职业足球依托于疯狂烧钱的大背景下,缺乏资金就意味着经营难以为继,“火车头”悲凉的现状实际也是类似青训俱乐部或者青训机构面临的共同困局。

  

  常青藤变枯枝 “火车头”烧不起钱

  提起“火车头”,熟悉中国足球发展历程的业内人士无不竖起大拇指。在中国足球步入职业化轨道的20余年时间里,这家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的足坛老字号为人熟识甚至肃然起敬还是得益于其在中国足球人才挖掘培养方面的巨大成就。从早年曲波、李毅、李玮锋,到后来在国内职业联赛出头的杨程、关震、苑维玮,再到时下吴兴涵、冯仁亮、宋博轩、马磊磊、张鹭等,都是“火车头”青训体系打造出来的“精品”。

  但就在近日,以火车头俱乐部为前身的京铁火车头俱乐部宣布退出明年中乙联赛。俱乐部现任总经理曹友遗憾地表示,“这是一个非常无奈的选择。原因有两方面,一是由于市场因素,是我们的企业经营出现了困难;第二方面原因是现在足球市场的投入越来越大,两点合在一起,我们决定不参加明年中乙。”虽然曹友强调,俱乐部依然会被保留,但言谈话语间他总是提到诸如市场压力越来越大、合作谈判没有理想结果,因此即便保留住空壳,俱乐部能否在来年维持正常的运转,外界还是报以担忧的态度。对于“火车头”为何经营不力,一位业内人士的话耐人寻味,“其实这种问题不问,答案也显而易见,没钱。现在连许多中甲俱乐部的单季投入都上亿元,职业足球不烧钱在现在这个时代恐怕真玩不转了,投资人或者赞助商看着人家好成绩眼红,谁还耐得住心思搞青训?或者说搞青训也得烧钱,像火车头这样的俱乐部已经到了烧不起钱的地步”。

  培养大批优秀人才收益何在?

  英超联盟主席理查德·斯库达莫尔曾做出这样一番论断:一家足球俱乐部,特别是职业俱乐部想保持健康与生命力,不该仅仅借助资本不断消费,还应该能通过科学的管理和合理的经营实现盈利,这是俱乐部长盛不衰的生存之道。就职业发展历程来说,尚在“初级阶段”的中国职业足球还远远达不到斯库达莫尔提及的高度。在中国足球技术水平整体比较低下的今天,职业俱乐部更多依托于巨额资本投入争取锦标,大部分俱乐部甚至一些豪门俱乐部至少在经营方面仍入不敷出。如果说中超、中甲俱乐部还可以依赖投资人或赞助商可持续投入维持旺态,那么像火车头这样的中乙俱乐部很难博得有实力企业的青睐。

  说到此,就不得不提到火车头在育才方面的特长。有人说,既然火车头俱乐部能够培养出李玮锋、李毅、宋博轩、冯仁亮,为什么不能像阿贾克斯那样通过规范的人才输出实现丰厚收益呢?事实上,国际足联多年前就曾在《FIFA球员身份与转会管理规定》里明确“联合机制补偿”条例,其意是通过硬性规则,要求引入青少年球员的俱乐部按一定比率向球员原属培训机构支付培训费用。2013年夏天,德国国脚厄齐尔以5000万欧元的身价转会到英超阿森纳俱乐部,按上述规则,皇马俱乐部仅获得4750万欧元的转会所得,余下的250万欧元则作为青训补偿费用被红白埃森、沙尔克04、不莱梅和皇马一起分享,其中三家德国俱乐部分别拿到了75万、65万和50万欧元的联合机制补偿。埃森来自德丁联赛,75万欧元的收入后来直接被该俱乐部用来兴建一座青训中心。

  青训俱乐部为何“血液循环”不畅

  国际足联推出“联合机制补偿”的初衷不仅仅为了给予做青训工作的俱乐部应有的经济补偿,更重要的是,这一机制也有利于提高俱乐部或足球机构挖掘、培养足球后备人才的积极性,从而让人才输出与流动形成良性循环。

  遗憾的是,在中国职业足球发展初期,伴随着联赛运营方面不成熟,还有足球人才流动市场的不职业,转会秩序的杂乱无章客观上也导致诸多国内俱乐部或机构忽略了对相关规则的了解。在中国职业联赛创办的前十几年里,相关问题在中国足协球员身份与管理规定中也处于空白状态。中国足协直到2010年才因为批量本土球员留洋欧洲而在相关规则制定上与国际接轨。而去年12月出台的《中国足协球员身份与转会管理规定》则在“联合机制补偿”方面与国际足联的规则完全靠拢。可以说在2010年前,许多国内俱乐部及训练机构对于争取青少年球员培训补偿利益的维权意识甚至法律意识都较淡薄,待到他们通过其他渠道掌握规则要领并准备追讨损失时,早已错过追讨时限。

  对此有业内人士批评,中国足协在此问题上不作为,没能替诸如火车头这样的青训俱乐部讨回应得球员培训补偿。中国足协一位官员昨天也坦言,“如果俱乐部自身都没有追讨球员培训补偿的意识,我们不了解情况,又怎样主动去做这些事情?如果有机构或俱乐部状告其他俱乐部拒付合理的补偿费用,那么可以通过协会仲裁委员会来维权”。

  阴阳合同导致青训补偿大打折扣

  近年来,随着强势资本介入中国职业足球,中超、中甲球员的身价节节攀升,其转会价格甚至远远高于球员实际使用价值,这严重背离了足球市场规律。按照现行价码,一名本土国脚级球员的转会身价已经可以突破一亿元人民币。由“火车头”出品的门将张鹭去年被标出7000万元的高价,按照规则,他转会产生的培训补偿费用将达到350万元。可是最终在中国足协备案的转会身价可能远不及这个数字,于是这让人不由联想到“阴阳合同”问题。俱乐部与球员之间过去多年前签订“阴阳合同”意在减少诸如转会手续费等成本,而在“手续费”被取消后,谁又能担保俱乐部不会通过类似方式逃避球员青训补偿费用呢?

  因此,在对青训俱乐部的扶持上,中国足协还需更加规范各种制度,别让专心搞青训的人寒了心。

  文/本报记者 肖赧

  背景

  火车头俱乐部无愧“中国阿贾克斯”

  天津火车头足球俱乐部前身为中国火车头体协足球队(成立于1950年)和天津火车头队,球队战绩显赫,曾获1957年全国足球冠军和天津市足球冠军。两队合并后取得全国大企业职工比赛冠军。1994年成立天津火车头足球俱乐部并参加全国乙级联赛,在1994—1997年参加全国甲B联赛。

  在中国足球职业化进程中,火车头足球俱乐部率先建立青少年梯队,开创了规范的青训系统。形成以苏伟为代表的素质高业务精的教练队伍。培养了以李玮锋、李毅、曲波、杨君、冯仁亮等为代表的优秀球员,先后入选各级国家队达几十人。俱乐部被足球界誉为“中国的阿贾克斯”。

  从1999年开始,天津火车头一度阔别职业联赛5年时间。2004年,球队重新回到中乙赛场。在连续7年中乙联赛中,天津火车头除2005年外6次杀入到决赛阶段,其中在2006、2008年2次进入4强,与中甲擦肩而过。2011年,天津京铁火车头因故没有参加中乙,2012年重新回归,但已经没有往日冲甲的雄心壮志。在刚刚结束的2016赛季中乙联赛中,火车头青建圆方在20支球队中排名第13位。近日,天津京铁火车头足球俱乐部已经决定退出2017赛季中乙联赛。这家有着66年历史的老牌球队,因资金等客观原因不得不暂时告别职业联赛的舞台 。

  文/本报记者 肖赧

上一篇:新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上阅兵现场曝光
下一篇:雷雨世锦赛盘点:中国有泪水有希望 伊娃博尔特闪光

猜你喜欢

友情链接:
申博在线注册 | 太阳城娱乐网 | 太阳城官方网站 |